首页   |  管理机构  |   老党员园地   |   相关政策  |   老有所为  |  老年风采   |   保健常识   |   老年大学   
 
最新通知
老年大学招生简章(2014年8-12月) [2014-05-06]
2014年5月活动安排通知 [2014-04-30]
2014年4月活动安排通知 [2014-03-27]
乐育活动站重新开放通知 [2014-03-24]
祝离退休女教职工“三八”节快乐 [2014-03-03]
2014年3月份活动通知 [2014-02-28]
2013年12月活动安排 [2013-11-27]
住院领取支票交押金相关规定通知(摘录) [2013-11-06]
关于举办“我的校园记忆”有奖征文活动的通知 [2013-10-31]
2013年11月活动安排 [2013-10-30]
友情链接
北京市老干部局
北京教育老干部工作
 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→文章详细内容
栏目:老有所为 文章人气值:
我们的“团长”
 
这里介绍的“团长”不是军官,也不是行政长官,更不是用来炫耀荣誉的光环,它只是一个饱含责任感、满怀奉献精神的代号,是一个普普通通、亲切而自然的爱称。她年逾古稀,“团龄”已过一十五载。
提起“团长”这称谓的来历,还得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,当时一批已离退休若干年和刚从学校教学、科研、管理等不同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喜爱唱歌的准老人,为了丰富文化生活,分别组织了女声合唱团和男声小合唱队。其中的部分成员再加上其他一些同志于1997年初组成了一个合唱团,即现在的教工混声合唱团。 既然是组织,不能群龙无首,就需要有人负责,这纯属是个志愿者、义务兵,只出力的“美差”。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聚焦在一个人身上:她,爱唱歌也善唱,具有一定水平的乐理知识,年轻、精力充沛、有责任心、肯于奉献、亲和力强,是最佳人选了。大家的事没什么可推辞的,她也就众望所归地当上了这个团的“团长”。
建团初期,让“团长”操心的事很多。比如大家爱听、爱唱什么歌?选唱什么歌?歌片到哪里复印?没有经费怎么办?大家爱唱不等于会唱,如何准确掌握音准、节奏?如何科学发声?如何控制气息?四声部如何“和”在一起?对于没有受过系统声乐训练的团员们必须有行家指导,要请声乐老师,请哪位?钢琴伴奏请哪位老师?等等,建团中的一连串问题缠绕在“团长”的脑海中。万事开头难,她迎难而上,不辞辛劳,脚踏实地,一件件办,一项项落实。从校外合唱组织、歌友、歌本等不同渠道来筛选歌曲。炎热暑夏,她奔波于院系所,苦口婆心、不厌其烦地去“化缘”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的付出得到了相应的回报。经费问题解决了,了却了一桩心事。接着她又高兴地请到了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袁云桂老师任声乐指导,曹宝健、齐大卫两位老师担任指挥,赵钟岷老师愉快地自告奋勇地为合唱团弹琴伴奏,邹映辉、陈杏芬和周玲老师也曾为合唱团伴奏多时。
《祖国,慈祥的母亲》、《渔翁乐》、《鼓浪屿之波》、《在太行山上》、《快乐的合唱团员之歌》、《在银色的月光下》、《雕花的马鞍》、《把一切献给党》、《祖国,我永远热爱你》、《绿岛小夜曲》、《长征》、 ……一页页歌片不断地印发到团员手中,歌声越唱越响亮,歌声让人心情舒畅,歌声叫人流连忘返,歌声唤起人们永葆青春,歌声把大家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。不管刮风下雨,春夏秋冬,年复一年,十多年来,每逢周二下午230活动时间,京师园小区的、其它住在校外的老师都早早来到,相聚在这里,合唱团成了一个人人热爱的家。老人们在这里尽情地体味老有所乐的滋味。
成员逐年增加,现已发展到50多人。一个普普通通的合唱团体,何以凝聚了这么多七老八十的人呢?何以能坚持这么长时间?奥秘在于“团长”雷厉风行的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、乐于无私奉献的精神,也在于袁老师指挥对音乐教育艺术的执着、精益求精地对全体成员的严格要求,“团长”和指挥的密切配合,以及全体团员的好学进取精神。合唱团虽以自娱自乐为目的,但它的存在必须有一定的演唱水平做保证,否则难以长久地维持下去。经过几年的磨合,各人在原有的基础上歌唱水平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,整个团的演唱水平也不断提高。
在平时苦练的基础上,大家还产生了要上台演出的欲望。于是,“团长”就考虑为团员置办演出服装。要分别为男士、女士制做一套舞台效果好、价廉物美的演出服,这可让“团长”费了不少心思。为了买到合适的衣料,“团长”到新街口、西单和“浙江村”,从衣料的质地、色调、色泽、单价等多因素考虑挑选,然后拿回布样广泛征求意见。也不知她花了多少时间、往返多少次、走过多少路程和花了多少交通费(当时还没有65岁以上老人凭交通卡免费乘车),终于寻觅到当年位于北京西南郊大红门的、鲜为人知的农贸市场里的“浙江村”。那儿马路窄,坑坑洼洼,尘土飞扬,路远,乘车来回一趟要三、四个小时。一天,她雇了辆三轮车,拉着几匹布料,一路颠簸,长达三个多小时,满脸尘土回到学校。她不叫累,不道苦,心甘情愿。第二天,她宁肯自己多跑路,让老同志尽量少走路,特请在有色金属研究院开小作坊的裁缝师傅(事先已物色好)来学校活动站为每人量体。后来,她又为女士们增添了新款色的演出服,亲自缝制领结。当团员们第一次穿上正规的演出服装时,个个喜不自禁,往台上一站,还真有“神采飞扬”之感。十几年来团员们经常穿着这套服装外出演出,至今仍很鲜亮、“养眼”,校外同行见到无不啧啧称赞,说选材的人很有美学眼光。闻听此言,她的劳累立刻烟消云散,心中的快慰溢于言表。
200210,庆祝师大百年华诞之际,“团长”联合爱唱歌的老校友组成“百人校友合唱团”,为到中央电视台演出,先到CCTV大演播厅排练,“团长”就承担更重的任务,比以前更忙碌了。她全力以赴,团结更多的同志,齐心合力,高唱老校歌,高唱用周恩来总理的诗《大江歌罢棹头东》谱写的歌,缅怀伟人的高风亮节。百人合唱唱出了气势,唱出了心声,唱出了情怀,演出效果很好,得到在场校友们的一致赞扬。《百年华诞》的相册中还有演出剧照,这是合唱团历史上崭新的一页。2003年末,合唱团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“牵手公平正义:法律援助在中国”大型义演晚会,“团长”成了名符其实的服务员,她事先统计好能参加演出的准确人数;上报每人身份证个人资料;申请交通工具、对司机的照料;约定出发时间、地点;反复宣讲进入大会堂的注意事项;确定演出服装的款式等等,事必躬亲。那一天,我们虽然是为《在灿烂的阳光下》、《让世界充满爱》、《万水千山总是情》等歌曲伴唱,但大家毫不懈怠,反而更认真。上下来回走台,队形的多次变动,一切都听从导演的调度,充分反映了我们这个合唱团是一支遵守纪律、训练有素的队伍。
我们的“团长”既细心又勤快,当你想为集体做件事还没来得及做时,她却悄悄地做完了。谁的项链上掉了颗珠子,她默默地记住了,过几天,她准带来好几颗,从中挑选最合适的给配上。男士们有时记不清演出服配什么颜色的领结,她预先多带几条备用,防止出现差错。
合唱团多次演出有了一定的知名度。在以后校外的大型活动中,多次接受邀请参加演出。如:纪念冼星海《黄河大合唱》发表七十周年,今年七月中央电视台CCTV-1《毕业歌》栏目师大专场节目的录制。代表师大参加北太平庄社区、教育部在京老同志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文艺演出活动等等。合唱团每参加一次演出活动,“团长”就要花许多时间和精力去组织和联络。
其实,合唱团的“主科”还是在校内活动中心唱自己喜爱的歌,听袁老师讲音乐方面的基础知识,聆听音乐界的名人轶事,充分享受音乐、享受快乐,愉悦身心。团员们快乐、健康,“团长”心里则感到莫大宽慰。
“团长”她几乎把自己的全部退休生活投入到合唱活动中。她不遗余力地为合唱团忙碌,选歌、复印、排练、演出,周而复始,年复一年,当初的满头乌发,如今“不知明镜里,何时得秋霜”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疲劳感也会时时袭来。“不知筋力衰多少,但觉新来懒上楼”。她查出心脏某部位有毛病,需住院手术才被迫暂时离开大家,团里的工作请声部长代管。术后尚未完全康复,她笑眯眯地来了,说:“我是让大家看看我养得怎么样?”实际是她闲不住了,她想大伙!她的乐观、豁达的精神激励着大家。   
我们的“团长”不仅关心合唱团的合唱,更关心团员们的生活和健康。 每逢过年过节,她都要给每位团员打电话祝贺、问候。谁病了,谁家有什么事,她都要打电话或登门慰问。她的关怀使团员们感到温暖、舒心。
我们的“团长”办事总是有板有眼,井然有序,有始有终。每年都要策划一场“新年联欢会”。节目丰富多彩,有男声独唱、男女声小合唱、有舞蹈、有京剧唱段等。“团长”不仅号召每个人都来上个节目,她还身体力行,带头演唱。“联欢会”既是过去一年的小结,也是未来一年的良好开端。合唱团始终充满着勃勃生机。
“团长”,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干着平平常常的事,不是一天,不是一年两年,而是八年十年,十多年。没有任何功利,只有无私奉献。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!尊敬的读者,您现在大概想知道我们的这位“团长”是谁吧?她就是可亲可敬的霍立林同志。(混声合唱团供稿)


更新时间:2012-03-06 08:06:00

网站管理入口
版权所有 (C) 2008 北京师范大学离退休工作处